2014年1月15日 星期三

吻別(張學友) 原創笛譜


作詞:何啟弘
作曲:殷文琦
笛譜製作:13( freetatkin.com or freetatkin.blogspot.com )

明日世界終結時(張學友) 原創笛譜


作詞:潘源良
作曲:周治平
笛譜製作:13( freetatkin.com or freetatkin.blogspot.com)

那一場風花雪月的事(周治平) 原創笛譜


作詞 / 作曲:周治平
笛譜製作:13( freetatkin.com or freetatkin.blogspot.com)

雪嶺神鷹 第九章﹝揚州十日全城亡 滿城屍骨遍地骸﹞

史可法急命史德威護着秦嵐青傅穹蒼寧振潘衡等人退入城內,城樓上只剩史可法及眾明軍將士。時年順治二年,四月二十四日,清軍以紅衣炮攻城,城堞轟塌。

入夜,揚州城破,史可法自刎不死,眾人擁下城樓,大聲呼喊:「這就是我們的督師﹗」

多鐸勸降道:「先前我師曾勸降先生,而先生不從。今先生忠義既成,應當擔此重任,為我收拾江南。」但史可法慷慨就義道:「城亡與亡,我意已決,即碎屍萬段,甘之如飴,但揚城百萬生靈不可殺戮﹗」史可法說罷後壯烈就義,眾將士無不為之悲痛,天公也為之動容。

多鐸佔領新城後,再次致書史可法誘降:「若好讓城,不戮一人。」史可法絲毫不為所動,史可法最後以身殉國。他的抵抗招致滿清的「楊州十日」大屠殺。多鐸因為攻城的清軍遭到很大傷亡,心裏惱恨,下令屠殺揚州百姓。大屠殺延續了十天,死亡八十萬人。

就在史可法死後第十二日,秦嵐青等人傷勢已癒。秦嵐青感於史可法其忠義,帶同碧眼神鷹夜盜史可法之遺體,但戒忍和尚的屍首卻遍尋不獲。及後史德威秦嵐青等人帶着史可法之遺體,將其屍首葬於揚州城天甯門外梅花嶺上。

史德威道:「今義父已葬,我得再南下結集義士,誓要復我大明江山。」傅穹蒼道:「史兄有此忠義之舉,小弟深深感動,現下我與義兄秦嵐青決定先安頓下來, 待他日定必找張雄多鐸這等惡賊,報我兄弟及太師父之仇。」史德威道:「既然如此,我就此拜別各位,後會有期。」

秦嵐青傅穹蒼帶着寧振潘衡福伯傲劍剛雙鷹,直往弧絕山步去。寧振得了外孫,可暫時忘卻喪女之悲痛,但每每想到女兒慘死在奸邪之掌下,便會咬牙切齒。

沿途到處都是清軍,而且到處張貼着他們的畫像,張雄已下通緝令。此時平民百姓都往南逃命,十室九空,處處一片荒涼。為了避開清軍耳目,秦嵐青等人已易容改衣,作農鄉村夫裝束之打扮。

秦嵐青心裏忐忑不安,心下記掛着一個人,就是張鈴,不知楊州一別,她人現下如何。

前行月多。一日,到得中午,朝陽似火,秦嵐青一行數人已到孤絕山腳,各人進入一間客店坐下休息,雙鷹則在空中盤旋。秦嵐青環視四周,眼前一桌坐着數名官爺,正在大吃大喝起來。而另一桌則坐着一人,此人頭戴斗笠,臉披黑紗,身穿粗衣麻布。

忽然一名官爺站起身來,帶着半點醉意走近那廝道:「老兄,把你的斗笠栽下來。」那廝客人沒有理會官爺的命令,只是拿着杯子在吃酒。另外三個官爺眼看那廝不作回應,莫視他們的存在,於是一起走向那廝身旁,一名官爺道:「臭小子,不想活了,叫你栽下斗笠你沒聽見嗎?」那廝還是一點回應都沒有,完全沒把官爺們放在眼裏似的。

「他媽的,有敬酒不喝你要喝罰酒,別怪官爺我不給你機會。」官爺道。

說罷,四名官爺怒氣沖沖地同時拔出配刀劈向那廝,那廝忽從腰間抽出一把長劍,「嘯~~~鏗~~~」幾聲過後,四名官爺的刀立時齊口截斷,官爺們驚覺那廝武功了得,均嚇得目瞪口呆,不知如何是好。秦嵐青瞟見那人的長劍,心中已猜出那廝是誰。

「不想死的,快給我滾!」四名官爺立時奔出店外,頭也不敢回一下,狼狽不堪地逃命去了。

秦嵐青走近那廝桌旁,緩緩的坐在那廝的對面,那廝道:「你沒聽清楚嗎?快給我滾!」秦嵐青道:「揚州一別,你可安好?」那廝抬頭面向秦嵐青,只見秦嵐青滿臉皺紋,頭髮稀疏,身上作農家打扮,怎樣看也不像認識的人,不明對方怎知她從楊州而來,正要出手打發秦嵐青,卻給秦嵐青右手栽下斗笠。那廝萬料不到一個農家老人有如此快的身手,長髮登時散落肩上,露出女兒家的身份來。那淡素娥眉,一副美人脖子的樣貌,正是秦嵐青掂記多時的張鈴

傅穹蒼張鈴在此,立時奔出店外,四周察看清軍有否埋下伏兵。

秦嵐青道:「三弟,張鈴她不會引領清軍來的,如果她帶清軍來,她當初就不會救我們了。」

「多謝姑娘當日相救,我某向你下膝。」傅穹蒼真誠地道。

張鈴急忙回道:「傅三哥請起,我擔當不起啊!」

秦嵐青道:「對了,自楊州一別後,為甚麼你會來到絕嶺崖來?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是逃出來的。」張鈴低下頭來支吾以對地道。

傅穹蒼:「逃出來?」

張鈴道:「是,自楊州一別後,多鐸下令屠城十日,我看見他連小孩也不放過,心下已惱恨着此人,誰料他竟趁此機會要我下嫁給他,而我哥竟然一口答應了他, 我跟本不喜歡多鐸,對他的所作所為更是恨之入骨,所以就連夜逃了出來。我猜想大哥應會上孤絕山來,所以……所以就一路往這來,沒想到真的給我猜中了。」

秦嵐青問道:「原來如此。小姐,你知道你手中的劍是誰的嗎?」一直坐在桌子喝酒的寧振再也按耐不住,一躍而起,右掌一出便是成名之技「鐵沙掌」,重重的向張鈴左肩打去。張鈴沒料到寧振會向她施襲,正要拔劍迎敵,已是來不及了。秦嵐青眼看張鈴快要中掌之際,以極快身手出掌推開寧振之鐵沙掌。

老前輩,請聽晚輩一言。當日在楊州時,我們能安然離開楊州,也是張鈴的幫忙才能脫身。我想寧燕龍四海之死與她並無關連。」秦嵐清道。

寧振道:「我女兒死得不明不白,這筆血債,我一定要你們償還。」

張鈴:「老前輩,寧燕之死,我也很難過,但箇中的事情,我並不太知情,只知道哥哥曾派白靈冰黑剎四奇及大批人馬前往孤絕山,至於所為何事,我則不太清楚。這把青虹寶劍也是白靈冰從孤絕山帶回來的。」張鈴把青虹寶劍遞給寧振寧振接過寶劍,心頭一陣酸意湧上來,不禁眼眶濕透。

張鈴又道:「我哥出動大批人馬上孤絕山,想必與傲劍雲有關。」

大伙正在猜想箇中原因,店外忽然傳來嘈雜喧囂之聲。原來剛才那幾位被打得落荒而逃的官爺,帶着大批官兵前來客棧。

寧振跟徒兒一個箭步,直奔往客棧外與眾官兵打了起來,那些官兵那是寧振潘衡的對手,不斷發出慘叫聲而紛紛倒下,碧眼神鷹及大黑鷹也加入戰況,不停在空中俯衝而下啄向官兵。秦嵐青傅穹蒼張鈴也奪門而出加入陣前。沒多久,大部份的官兵都倒在地下,有些則夾着尾巴逃得無影無蹤。

傅穹蒼道:「寧振前輩,我們還是先上絕嶺山上拜祭寧燕及四弟吧!」

他們直往絕嶺山上去,走過峭拔之崖壁,穿過翠綠的群山,終於來到絕嶺廬前。可是絕顓廬已面目全非,眼前只有兩塊頗新的墓碑,一塊刻着寧燕之墓,另一塊刻着龍四海之墓。

寧振撫着光滑的墓碑,手抱着外孫傲劍剛,不禁流下兩行熱淚嗚咽地道:「我的乖女兒,你放心去吧!爺會把乖孫子撫養成人,張雄這奸賊害死你,我一定會找他為你報仇。」

秦嵐青則走到崖邊,直往下望,只見雲海飄盪,雲下就是萬丈深淵,心想:「如果二弟掉下崖去,必定粉身碎骨。又如果他不是掉下崖底,他會在哪裏呢?為甚麼連屍首也沒發現呢?」種種的疑問盪於心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