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

真相(許廷鏗+胡鴻鈞) 原創笛譜


TVB劇集 天眼 主題曲
作詞:劉卓輝
作曲:張家誠

笛譜製作:13( freetatkin.com )

美好的時光(吳若希) 原創笛譜


TVB劇集 衝線 主題曲
作詞:張美賢
作曲:張家誠
笛譜製作:13( freetatkin.com )

2015年3月13日 星期五

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

再任我唱(劉浩龍+鄧建明+雷有輝+尹子維) 原創笛譜


香港電視 HKTV 劇集《第二人生》主題曲
作曲:黃尚偉    填詞:郭薾多
笛譜製作:13( freetatkin.com )
默寫譜

伴妳一生(尹子維) 原創笛譜


香港電視 HKTV 劇集《第二人生》插曲
作曲:黃尚偉
填詞:Gillian Cheng
笛譜製作:13( freetatkin.com )
默寫譜

雪嶺神鷹 第十一章:絕困穹蒼少林地 截擊北刀武當山

        張鈴道:「秦大哥,前面就是武當山了。」

        秦嵐青道:「鈴兒,我們進去吧!」

        山脈連綿,峰石嶙峋,山峰如利劍刺天,武當就位於這樣的山中。忽然從武當大門前奔出三、四十人,眾人均手持利劍,目露兇光注視着秦嵐青。

        張鈴道:「各位道長有禮,在下張鈴,這位是秦家堡的秦嵐青,我們有事求見武當何雁道長。」

        凌霄道長道:「秦嵐青,你還敢上武當山,好大的膽子。」

        何雁、凌霄和霍恆,江湖人稱武當三傑,是現任武當掌門卓凡之三名愛徒。何雁為人冷靜隨和,深得武當掌門愛惜,被視為後任武當掌門人選,他與秦嵐青相識多年,彼此深交而欣賞對方,均視對方為知己,何雁的太極拳柔中帶鋼,有站於泰山巔峰之勢,人稱太極仙人何雁。凌霄是何雁之師弟,為人心高氣傲,是一名劍痴, 一手「醉仙劍」殺敗無數江戶人物。霍恆也是何雁之師弟,為人深沉老練,給人一種冷漠之感,擅使「太極玄掌」,霍恆是武當掌門卓凡之晚年才收的一位徒兒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道:「凌道長,在下想找何雁道長有事相問,凌道長你何出此言?」

        何雁徒兒趙杰插話道:「好個貓哭老鼠,我師父被你所殺,你還裝模作樣,今天我要為師父報仇,看劍。」

        趙杰不等秦嵐青回話,手上利劍,直往秦嵐青身上猛刺。張鈴護郎心切,瞬即拔出青虹劍揮向趙杰去,剛好削在趙杰之劍上,趙杰手中之劍立時斷開,一分為二。

        「好劍,貧道就此領教張姑娘幾招。」凌霄雙手握着一把長長的配劍,提步游走於張鈴四周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急道:「鈴兒,小心凌道長的醉仙劍。」凌霄的醉仙劍時而快疾如風,時兒拐彎抹角,腳底下踏着七星醉步,讓張鈴難以捉摸。張鈴不疾不隨地使出父親所教的劍法,使出一招佛劍初現點刺向凌霄腰間,接着一招浪裡翻船進步反撩劍挑向凌霄肩頭。凌霄沒料到張鈴小小年紀,竟有如此高超的劍術,心下不禁叫好。

        凌霄問道:「傲震南是你何人?你為何懂得南絕劍招式?」

        張鈴回道:「好眼光,傲震南乃小女子師叔。」秦嵐青此時才知張鈴與二弟之父的關係,登時有點錯愕。

        凌霄不敢輕敵,雙手握劍,醉步蛇行,在快要傾倒右側時借勢劈向張鈴右肩,張鈴右手反握,將劍壓向凌霄醉劍之上,並將劍抹向凌霄胸前。凌霄仰頭側倒,有驚無險地避過張鈴此招。凌霄知道張鈴劍法雖則利害,但他的成名絕技「醉仙劍」絕非浪得虛名,十數招後,張鈴漸漸力有不遞。

        凌霄一劍醉仙臥倒直刺張鈴腰間,秦嵐青看準時機,縱身向張鈴身邊奔去,以刀鞘格去凌霄之來劍。

        秦嵐青雙手抱拳急道:「凌道長,且慢,我與何雁道長相識多年,視何雁道長為知己,又怎會加害他呢?箇中必然另有原因。」

        趙杰搶着道:「你還狡辯,昨夜你突來找師父相談,誰不知你暗下殺手,一刀刺向他胸膛,當時我親眼目睹你殺我師父。」

        張鈴怒道:「昨夜我們還在武當山下,今早才上武當山來,我們如何可分身前來行兇?你別含血噴人。」

        忽地武當寺內急躍出一人,此人正是武當三傑之一的霍恆,霍恆躍出時既急且快,一招太極玄掌打向張鈴肩頭,張鈴冷不防有人偷襲,登時中掌軟倒地上。霍恆輕功其快,身手敏捷,秦嵐青想不到武當中人會如此奸詐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使出騰龍掌轟向霍恆,霍恆一擊得手後,此時已輕身退開數步。

        霍恆道:「眾弟子聽命,快佈北斗七星陣。」

        此時秦嵐青抱起受了傷的張鈴,張鈴已然昏厥過去,七名武當弟子團團圍着秦嵐青。眾武當弟子此起彼落使出北斗七星陣劍法,不停地攻向秦嵐青,秦嵐青手抱着張鈴,那來空出雙手對敵,只能用雙腿抵擋各人之來劍,好不狼狽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本可放下張鈴攻敵,但知道武當中人如此奸險,故寧可抱着張鈴對敵,也不願張鈴再次受襲。如此一來,秦嵐青漸感吃力,差點兒被劍所傷,忽然場中多了一人,那人腳法飛快,一腳便把武當弟子手上之劍踢飛開去。

        龍飛道:「大伯父,你忘了我是誰嗎?我是龍飛,龍四海的義子。」龍飛乃龍四海之義子,身材高壯,腿法凌厲。龍飛長年居於漠北,過着逐草追風之生活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道:「啊!飛兒,你不是在漠北的嗎?為何會在這兒出現?」

        龍飛道:「大伯父,咱們先別說那麼多,讓我先助你離開此地後,我們再詳談。」

        龍飛年紀雖輕,卻甚得其父龍四海之真傳,腿上的功夫甚是了得,而且輕功快若游龍。一招怒海翻江,把武當北斗七星陣踢得支離破碎。

        霍恆道:「好小子,看掌。」

        霍恆使出太極玄掌攻向龍飛,龍飛以快如閃電的腳法防守,似是密不可破,一時間霍恆也找不到龍飛武功的破綻。

        秦嵐青走到龍飛身旁悄聲道:「飛兒,你幫我扶張鈴下山去,我抵擋着他們,馬上就跟你會合。」

        龍飛接過張鈴後,轉身急奔下山,幾名武當弟子想加以追趕均被秦嵐青所阻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急慾離開武當山,深怕張鈴傷勢惡化,故運起霸氣十足的騰龍掌法,雙手張開暴喝一聲,掌勁打向前方眾武當弟子,數十名武當弟子就像大樹被連根拔起般,斷線風箏般,向後倒去。只有凌霄和霍恆能站穩於地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運起輕功,腳上加勁向前,回首拋下一句說話道:「何雁道長之死,我會查明真相,張鈴如有生命危險,我必回來向霍道長領教。」秦嵐青絕塵而去,凌霄道:「大家莫追,秦嵐青的武功高深漠測,恐怕我與霍恆師弟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。」霍恆冷冷一笑,沒有回凌霄之話。

        秦嵐青本想上武當找何雁道長,查明霍不留是否武當門人,怎料何雁道長竟然死於他人刀下,兇手還加害於己,自身變成殺何道長之兇手,現下張鈴更因自己而受了重傷,心下難過不已。

        少林山上正在上演一場惡鬥,傅穹蒼使出隔空拳,沉橋運拳,無數拳影打向一名武僧,武僧手拿木棍,應聲折斷。又一武僧手拿單刀奔近傅穹蒼,被傅穹蒼拳勁打得刀也彎了。傅穹蒼本身武功學自少林,對少林有一份情意所在,故出手並不太重,只想制止來人攻擊。

        戒生道:「大家停手,讓我來會一會傅少俠。」

        戒生與傅穹蒼站於場中,四周鴉雀無聲,戒生和尚運氣於丹田,提腿於身前,雙手張開化為鷹爪展翅於空中,長嘯一聲,戒生使出大力鷹爪功,右手三指像鷹爪般迅速爪向傅穹蒼,傅穹蒼左拳打向戒生和尚,戒生向右一閃,右手鷹爪扣着傅穹蒼脈門,傅穹蒼沒料到戒生和尚動作如此快捷,心下一驚下身體向後傾下,左腳踢出外擺腿,可是戒生已然飄身遠去。

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

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

雪嶺神鷹 第十章﹝深谷底下忘憂潭 桃源世外隔塵緣﹞


傅穹蒼因師祖慘死於楊州城下,屍首也找不到,故希望前往福建少林寺,將戒忍去世的經過告知少林寺,於是別過秦嵐青等人動身前往少林寺。

秦嵐青與武當三傑之一的何雁道長素有來往,想查明霍不留是否出自武當,為何霍不留能使武當劍法。於是也動身前往武當山

寧振潘衡傲劍剛則住在重新搭建的孤絕廬內,寧振現在有家歸不得,現下女兒去世,女婿與二孫兒不知所蹤,只剩下大孫兒與徒兒,故決定留下來。

眼前一片迷濛,霞霧處處,隱約可見流水潺潺,從高處疾流而下,仰望上空,只見環潭四處皆山,山入雲聳,四周樹影重重,樹上結滿無數的果子,此潭就像世外桃源與世隔絕般。

「啟稟教主,此人身受重傷,身上有多處傷痕,而且內傷很重,我看是活不久了。他手中抱着一個嬰孩,他從高處墜下潭中,嬰孩卻沒有受傷,真是奇蹟啊!」一名束着髮髻的老婆婆道。

「此人外表俊逸,英眉橫宇,為何會手抱嬰孩從崖頂墜下?看他身受重傷,莫非被人推下忘憂潭來?」一個臉披薄沙,身穿白衣的女子心道。

白衣少女道:「怪婆婆,快命人扶他進入密室,我要救他。」

怪婆婆:「教主,此人來歷不明,你怎可……」

白衣少女厲聲道:「我決定了的事,誰也不能改變,趕快扶他進去。」

怪婆婆只好命人把那人扶進密室,而怪婆婆則抱着嬰孩。密室前像一個山洞的入口,洞口沿着石階拾級而下,彎彎曲曲,洞內並不透光,牆身每隔十數丈掛着火炬。原來密室在地底深處,洞內陰寒至極,而且昏暗無光。數名弟子把墜潭之人扶進密室後,紛紛向教主行禮後退出密室。

原來當日傲劍雲抱着傲劍柔跳下孤絕崖,途中被生長在山崖邊的奇形怪樹所擋,卸去強大的衝力,直墜入潭中。

那白衣少女正是忘憂教教主苗瑤,忘憂教在嘉靖年間建教,教主忘憂子是一位貌美如花之女子,在江湖上甚有名氣。由於鋒芒太露,被朝奸臣嚴嵩之子嚴世藩看上,嚴世藩生性好色,對苗瑤的天生姿色產生好感,因而向其迫婚,苗瑤不肯就範。嚴世藩一怒之下派兵一舉把忘憂教消滅,徒使苗瑤歸歸附於他。當時忘憂子得到愛郎祖敬之告知她嚴世藩將要加害之事,於是與祖敬之帶同數百名弟子逃命。

嚴世藩暗中派出千名精兵,加上數十名江湖中人高手,以捉拿亂黨之名,蜂群而出。祖敬之嚴世藩追兵下奮力護着忘憂子力戰而死,忘憂子武功雖高,但終究寡不敵眾而身受重傷。她負傷帶着數十名弟子逃至孤絕山旁的孤絕湖,追兵眾多,眼見前是孤絕湖,後是朝奸臣嚴世藩之追兵,正是前無去路,後有追兵,忘憂子只好與弟子投入湖中。誰料忘憂子及弟子沉入湖底時,發現湖底有一水道,直通往另一潭中,此潭就是忘憂潭

忘憂子對於祖敬之為她而犧牲,傷心不已,從此決定長居於此潭中,再不過問江湖事,並發誓永不出潭,更為此潭取名為忘憂潭。由於忘憂潭非常隱蔽,與外隔絕,跟本沒人知道有這地方。故江湖上只知忘憂教一夜消失,卻不知道忘憂教仍然存在。

苗瑤扶起傲劍雲,餵他吃下數顆丹藥,並運氣為他療傷。一連數月,苗瑤每天都為傲劍雲療傷,傲劍雲的傷勢已有好轉。

晨光初露,苗瑤在潭邊練武,揮起白沙長袖,輕擺腰姿,時兒像燕子翻雲,時兒像仙女下凡,剎是好看。苗瑤武功奇特,招式柔弱虛幻,實則柔中帶剛,輕沙擊向巨石,巨石粉粉碎裂,力度剛猛無匹。

「好功夫」傲劍雲立於石壁處道。

苗瑤道:「你身體還沒復原,怎不休息去?」

「多虧小姐你相救,在下傲劍雲向你謝過。」傲劍苗瑤行鞠躬之禮道。

「原來是公子,那嬰孩是你的兒子嗎?現下他給怪婆婆照顧着。」苗瑤道。

「我父子倆受你的恩惠,今生今世沒齒難忘,請受在下一拜。」傲劍雲道。

苗瑤道:「不…你從崖頂掉下來,本來應該會粉身碎骨,但你卻只受重傷,而且嬰孩卻安然無恙,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。對了,你怎會掉下來的?」

傲劍雲想起妻子與兄弟之死,心頭一酸,默不作聲。苗瑤看見他眼有淚光,也不便再追問下去。

苗瑤道:「我姓,單字一個字。」

傲劍雲回道:「小姐……我的手……」

「你還是不要動好,你的雙手經脈已斷,今後再也不能使勁,能夠保存完好的雙手已是萬幸了。」苗瑤道。

傲劍雲悲從中來,想到今後不能再使劍,如何報此血海深仇?不禁仰天長嘯道:「我今生今世也報不了仇?哈…哈…」

苗瑤看在心裡,也為之傷悲。苗瑤道:「等你傷勢好轉,再作打算也未遲。來吧!我帶你去看你兒子。」

傅穹蒼步行至少林寺門前,門前站着兩名正在打掃之小僧,傅穹蒼行禮問道:「請問少林主持戒玄方丈在嗎?」

小僧回道:「方丈主持在,請問事主高姓大名?」

傳穹蒼道:「在下姓穹蒼。」兩名小僧一聽傅穹蒼道來姓名,立時驚慌不已,並退後數步,連掃帚也掉在地上,兩僧怱怱奔入寺內。傅穹蒼甚覺奇怪,為何小僧如此驚慌失措,於是跟着步入寺內,當傅穹蒼步行至大殿之內,忽然從四面八方奔出數十名僧人,各僧人手持兵刃,怒目而視,似是衝着傅穹蒼而來。隨後步出三名身披袈裟的和尚,一人正是少林戒玄方丈主持,另一人是戒玄之師叔空鳴大師,第三人是戒律院新任首座戒生大師。

戒生大師道:「傅穹蒼,你為何與秦嵐青聯手殺死戒忍師兄?」

傅穹蒼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搶着道:「我正要前來告知戒忍大師被奸人所害,怎地你們卻說戒忍是我和秦嵐青所殺呢?」

戒生道:「還想狡辯,戒忍師兄的屍首就在大殿之內,他身上中了隔空拳和秦家刀傷,你還在狡辯?」

傅穹蒼看到大殿前放着一具屍首,屍首正是戒忍和尚。傅穹蒼喃喃自語道:「怎會這樣…怎會這樣……這個人不是戒忍大師,我親眼看見戒忍大師死於鳳刀之刀下,現下怎會是死於隔空拳及秦家刀下呢?」

「如此奸險之徒,怎會出自我少林?你快快束手就擒。」戒生和尚怒不可遏道。

傅穹蒼欲離開少林道:「現下我怎樣說你們也不會相信的,待我查明真相,必定向少林有所交待。」

戒生道:「休想就此脫逃,眾弟子聽命,立刻拿下逆賊傅穹蒼。」

於是四周湧出十多名少林武僧,團團把傅穹蒼圍堵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