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

雪嶺神鷹 第二章﹝重兵圍剿孤絕山 神鷹勇救小孤雛﹞

雪嶺神鷹      作者:十三

第二章﹝重兵圍剿孤絕山  神鷹勇救小孤雛




三天過後,秦嵐青想回秦家堡一趟,而傅穹蒼也有要事,故二人便向傲劍雲夫妻及龍四海辭別。二人逕自往山下走去。而龍四海本也是輕功高手,想多向傲劍雲請教輕雲步的輕功,故在絕嶺廬多待數天,傲劍雲亦向龍四海請教腿上之功夫。

        兩天後,秦嵐青與傅穹蒼已然到了山腳下,傅穹蒼向秦嵐青說道:「大哥,三弟我現下有事要辦,今天一別,不知何年何月再見,就此別過大哥。」

        秦嵐青回道:「三弟,好!咱們來日再聚,你多珍重。」

       眼看着傅穹蒼兀自往西邊走去,秦嵐青也逕自上馬往北方秦家堡而去。

        此間雪淹大地,處處皆是厚厚的積雪,真是舉步維艱。秦嵐青走了半天路程,忽見迎面而來數十匹馬疾馳而過,心道:「這裡人煙少見,這群人往那裡去呢?」秦嵐青心裡疑惑起來。來者人馬眾多,一共數十匹快馬疾飛而去。秦嵐青乃武功高強之人,已察覺眾人均是身懷絕技之人,加上那數十人身上帶着兵刃,心下更覺奇怪。但秦嵐青向來不理官家或江湖中事,故很快就忘了那十多人眾。

        待過得一個時辰,前方又來數十匹快馬,奇怪的又是一行數十人,但因聞得老父已然辭世及離家多年,一心想回秦家堡,所以對這些人就沒放在心上了。如此行行走走,經過他身邊的人眾已有好幾百人了。

        再前行半天,天色已晚,秦嵐青來到一處簡陋客棧,進入客店坐下,叫了酒菜,獨自大嚼大喝起來。此時秦嵐青聽得遠處有馬匹疾至之聲,客店門外停了數十匹馬,一行十多人進入客店投棧。各人均披着厚厚的毛皮大衣,腰間帶着兵器。這十多人,有序地各自於桌前坐下,叫了酒菜,竟沒有一個人說話,好像是訓練有素的官家之人似的。秦嵐青心想:「又是十多人,這群人定然與先前所見的那批人是同一伙的。但為何沒有一個人說話?難道他們全是啞巴子不成?每個人腰間均帶着兵器,準是官家之人,其中一人面上有刀疤,長長的一條疤痕閣在左眼上,拿的是一把劍。這麼夜趕路,定必有要事要辦。」秦嵐青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個所以言來。

        那十多人吃過酒菜後,便井然地各自往休息。這時秦嵐青因趕路多時,也感疲憊不堪,徑自往廂房休息去了。

        次日,秦嵐青睡到午後才醒來,吃過酒菜後便準備往上路,但昨夜那十多人已然遠去。秦嵐青便好奇地隨口問店小二:「店小哥,請問昨晚那大群人往哪去了?」 店小二回道:「你是問那十多位客官嗎?他們半夜就走了。」秦嵐青心想:「既已投棧,為何天未亮就走呢?外面風雪又大,幹嘛不睡醒才上路呢?」便又問道:「他們往哪裡去了?」店小二道:「他們問我孤絕山怎走?我想他們應該是要去孤絕山吧!」秦嵐青愕然心道:「孤絕山?不會是找二弟吧!二弟甚少涉獵江湖,也從不與官家打交道,為何會有那麼多人找二弟呢?應該不是找二弟的。」秦嵐青兀自自問自答,想了想就沒再想了,於是又往秦家堡方向去了。

        「四弟,這你明白了嗎?」此時傲劍雲正在指點龍四海輕雲步之輕功,龍四海也聰明得很,把輕雲步演練得有七八成火候了。忽然,神鷹發出啞啞長嘯之聲,像是要告訴傲劍雲有危險似的。


「既然來了,為何藏頭露尾的躲在樹叢中?那方朋友,請現身吧!」

 傲劍雲已然察覺樹內人影重重,朗聲道。 在樹後走出百人之眾,直把小小的絕嶺廬圍得水洩不通。

       「來者何人?快報上名來。」傲劍雲怒道。

        來者為首五人,一人臉上左有刀疤,手持一柄寶劍,另一人戴着面罩,只露出一雙陰森碧眼,剎是嚇人。其餘三人,一人身材高壯,看似力大無窮,一人身體瘦弱,卻身輕如燕,似是輕功了得,最後一人,面無血色,站在遠處。傲劍雲已知此五人武功高強,尤以站在遠處那人,武功絕不在己之下。


傲劍雲見來者不善,便與龍四海細語道:「四弟,來者為首五人,武功高強,其五人身後百餘人,亦絕非等閒。你待我看顧嫂子,等我殺出血路,你護着嫂子往山下奔去。」龍四海點頭道:「好,二哥你可小心。」

        龍四海眼看形勢險峻,嫂子剛誕下一對麟兒,身體甚是虛弱,加上天寒入骨,要保護嫂子下山甚是困難,自知這次兇險惡極,自是有一番狠鬥,於是入草廬內引領寧燕出草廬。

        傲劍雲大步向前踏出一步,那面帶刀疤之人隨手一揚,身後閃出數十人,各人手上拿着各式兵刃及繩索、繩網,好像要活足傲劍雲似的,把傲劍雲團團圍住起來。

        那刀疤者狠狠的發出幾聲大笑,笑聲刺耳欲聾,便道:「你乖乖的交出地圖來,省得大爺我動手,看在老天爺的份上,就留你一條全屍,否則血洗你絕嶺廬。」

        傲劍雲惑然道:「交甚麼地圖出來?我看你們是找錯了人吧!」

        那刀疤者按耐不住,長嘯一聲劍向傲劍雲疾刺,一劍竟可同時刺向傲劍雲身前的天突、膻中、鳩尾及水分四個要穴。傲劍雲驚覺此人劍術精奇,絕非等閒之輩,忙提氣運行,右手握劍,手腕向右略轉彈出一劍,輕輕把來劍格去,隨即運起內力貫於左手商陽穴位之上射出劍氣,疾射向對方右肩,刀疤人右肩外衣立時破了一個小洞,顯見傲劍雲之劍氣是何等利害。

       「他是黑剎四奇的一奇鬼影劍霍不留?其餘那四人之中,三人必然是四奇中的三奇,二奇是勾魂眼獵冷酷,三奇是石破天驚鐵雄獅,四奇是燕子翻雲李燕輕。此四人無惡不作,殺人無數,十多年前在江湖上消聲匿跡,此間怎會陡然出現在我絕嶺廬前?更為何要我交出甚麼地圖來?」傲劍雲不斷思索,此四人為何找他,獨自面對眾人心道。

        霍不留感覺右肩疼痛,其破損之外衣,在破口上竟自冒出輕煙,如果不是穿上寒天禦衣,恐怕立時命喪當前。

        二奇獵冷酷立刻搶上,使着奇特的軟鐵兵刃刺向傲劍雲左肩,三奇鐵雄獅運起一雙鐵臂向着傲劍雲後心打去,四奇李燕輕陡然升起向傲劍雲右肩發出三枚暗器。黑剎四奇一向行動一致,出手狠毒,對敵人殘忍至極。此間遇上高手,四奇不敢怠慢,群起攻向傲劍雲。

        寧燕左手抱着傲雪剛,右手持着一把劍,挺立於龍四海身後,龍四海左手也抱着傲雪柔。此時龍四海與寧燕已被數十人團團圍將起來。在一輪左衝右突下,殺了十多人,但仍是衝不出一個缺口。忽然一聲啞啞尖叫,寧燕眼前乍見碧眼神鷹擋在她跟前,背向着她。

        寧燕叫道:「碧眼兒,快幫我殺出血路。」

        碧眼神鷹像是聽懂寧燕之指示,立時揮起一對大翅膀,上下擺動捲起無數的風雪向敵人打去。登時有數十人被碧眼神鷹捲起的強風打得倒飛數丈之外。龍四海眼見機不可失,施展無影神腿中的「鬼影重重」,眾人不斷吃了龍四海的腿擊,毫無還擊之餘又被神鷹強風帶動,全數竟自亂作一團。

        「二嫂,快往山下奔去。」龍四海眼見前路已現缺口,便急道。

        寧燕急往缺口奔去,眾敵人也尾隨追趕。碧眼神鷹則在人群中揮舞兩翼拚命惡鬥,龍四海又使出一招「怒海翻江」,腿風捲起了數人直往天上飛去。此時龍四海並沒察覺到身後已多了一人,此人無聲無色悄然飄到其身後,那人輕掌一出按在龍四海之後心,龍四海只覺後心已然中了一掌,但覺此掌並無力度,一道冷冷的氣勁從後心滲入臟腑。龍四海立時使出輕雲步轉身回踢,龍四海此一踢快如閃電,卻踢個空洞,那人陡然站在遠處,面無血色的冷笑一聲。

        龍四海體內登時如像被冰封似的,渾身冰冷,體內血液如像結冰似的,急忙運起內力,力抗寒氣。

        此間神秘人右手一揚,數排弓箭手,彎弓搭箭齊向龍四海射去。以龍四海的武功,此等弓箭原是可以輕易避過,但因中了奇特的一掌,竟自提不起勁來,免強避過數箭後,腿上肩上已然中箭。

        神祕人立時飄到龍四海身前,以極快身法,右掌一出,輕輕印在龍四海的腦門,左手奪去龍四海手抱的傲劍柔。龍四海立時倒下當前,在倒下的一刻,龍四海使出妙手神偷之手往神秘人腰間一奪,把神秘人繫於腰上的一個小小令牌奪在手中,緊緊握着,一動不動地倒在雪上。

        寧燕本能奪路而出,但回首看見龍四海竟然倒下,傲劍柔被敵人奪去,不由得回身奔去營救傲劍柔。與此同時,傲劍雲眼看四弟被打倒及兒子被劫,心急如焚,急欲往救,卻被四奇的猛烈急攻,纏着無法分身。


        「還我兒來!」寧燕怒道。

         就在此時,寧然後心已然中了數箭,立時口吐鮮血,但寧燕仍把手中的傲雪剛緊抱在懷,退後了數步。碧眼神鷹見寧燕中箭,急奔寧燕身前,展開長長的翅膀,拍動雙翼,一時間敵人無法攻來,牠護着主母,發出陣陣怒哮長嘯之鳴。

         寧燕中箭深入內俯,鮮血不斷從口中吐出,自知命不久矣。急忙道:「碧眼兒,你快把傲雪剛送去大哥處,千萬要送…到…大…哥……處」碧眼兒何等懂得人性,立時伸出巨大的雙抓,把傲雪剛抓起捲伏藏於懷內,碧眼神鷹眼內淚珠竟自滾動下來,含淚發出陣陣哀號,逕自高飛遠去。

        眾人見神鷹逃飛,急向天上亂箭射去,漫天箭羽,碧眼神鷹雖然左閃右避的疾飛而去,但左翼亦中了一箭,鮮血不斷流出,雪白的羽毛已然染成了鮮紅色。

        神秘人走近寧燕身前,出掌打向寧燕前額,寧燕當場氣絕身亡。

了結(董貞) 原創笛譜

了結(董貞原創笛譜
作詞:高靜 / 董貞
作曲:董貞
笑傲江湖插曲
笛譜製作:13(www.freetatkin.com)

浮跨(林志炫) 原創笛譜

浮跨(林志炫原創笛譜
作曲:C.Y. Kong
填詞:樓南蔚
笛譜製作:13少(http://www.freetatkin.com)